秋樺

時不時就會發瘋的廚#

【狗崽】花の病

※本文狗崽cp,微晴博

※ooc嚴重

※花吐設定

※第一次寫文qq

※聽說產糧來ssr,大天狗快來妖狐在等你rrr





啊.....多麼美麗。夜空下坐在櫻樹上吹起悠遠的笛聲,隨風飄落的花瓣,樹上的身影顯得模糊遙遠

今天依舊如此美麗。妖狐聽得如癡如醉,眼睛不曾離開過那抹身影。

想起白天結界突破時大人用強力的暴風颳走對面大半的血條,強大瀟灑的英姿是小生所無法比擬的。斂下眼瞼遮住眼中的苦澀

「啪擦」  「....」悠遠的笛聲忽地停下

眨眼的瞬間,大妖展開翅膀消失無蹤。妖狐來不及反應,只得看著離開時落下的黑羽。

阿.....大人走了。這是前所未有的舉動。

就妖狐長久的觀察,大人不到夜上三更是不會回屋就寢的。

難道自己打擾到大人了.....

剛剛太沉浸在優美的笛聲中,一時不察就踩到了樹枝發出聲響。

大人喜靜,自己卻打擾到了大人,一定很不滿吧!妖狐滿臉懊悔地盯著地上的羽毛,頭上的耳朵喪氣地垂下。

唉......大人走了,自己也沒有必要待在這裡了,還是早點睡明天跟阿媽肝御魂好了。呆呆地站了許久,妖狐才拖沓著腳步回房。



而人家心心念念的大人,正在屋頂上盯著妖狐離開的身影,湛藍的眼瞳醞釀著某種情緒。







拉開房門便看到正呼呼大睡的同寢人,心情不好的妖狐更鬱卒了。

「恩.....唔?今天挺早的啊」被吵醒的夜叉打著哈欠。今天和尚居然把他趕回來不讓他睡那,明天不整死他本大爺就不叫夜叉!!心理忿忿地想。

「.....我打擾到大人了」更衣的妖狐聲音聽的不真切

「唉我說,你喜歡就告訴他唄,說不定大天狗對你也有意思也說不定。如果沒有正好死心啊,這樣卡著多難受」夜叉翻了翻白眼

放好脫下的外衣,妖狐沒有答話

看妖狐不理自己,夜叉懶得多說,曚上眼皮倒頭就睡。

幽幽的嘆氣,並不是不期望。但若對象是那位大人,他可不敢抱著僥倖。

既然知道沒有結果,那不如就這樣一直暗戀下去吧,好歹還能看到對方不是? 妖狐苦笑

他曾經親眼看到大天狗一眼不眨的殺掉向他示愛的女妖,女妖尚未闔上的眼透著不可置信。

若大人知道他對他窩齪的心思,下場是不會好看了。這樣默默想著,乾脆地閉上眼。